bt365体育手机版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印度新娘流行戴钻石口罩不只是为了炫富

作者:bt365体育手机版 日期:2020-08-15 05:37

  价值28.9万卢比(约合人民币2.7万元)的黄金口罩,让印度浦那商人库拉德成为网红,黄金口罩在印度富人阶层风靡一时,紧接着又出现了大量个性化定制的钻石口罩。

  这些口罩难道仅仅是为了炫富?事实并非如此简单,钻石口罩的背后,是印度一个优势产业,正在疫情打击下从繁荣走向衰败。

  奥里萨邦的阿洛克莫汉找到孟买珠宝商人,花35万卢布(约合人民币3.3万元)为自己定制了一款含有90-100克金线的口罩。

  莫汉是一名家具店老板,平日里手上戴着金镯子、金戒指,脖子上缠着几层金项链,为了遮挡日渐稀疏的头发,他甚至还戴着一顶黄金帽子。

  浦那的一对情侣,则定制了一款N95口罩,由黄金丝带编制而成,重约125克,拆卸下来还可以变成项链,价值65万卢比(约合人民币6.1万元)。

  受黄金口罩启发,定制钻石口罩业务也迅速崛起,甚至逐渐成为了印度疫情期间的婚礼刚需。

  “上个月,一对新婚夫妇提出想定制一款口罩,用来搭配新娘的礼服。”苏拉特市的珠宝店老板迪帕克乔希说,设计师绘制了多款钻石口罩的设计图,顾客可以自定义图案。

  随着收入逐年增加,在印度城市办一场简单婚礼的花销,已从10年前的40万卢比(约合人民币3.7万元),上升到如今的100万卢比(约合人民币9.3万元),而婚礼花销中的大头就是购买婚礼首饰。

  在苏拉特,所有选购婚礼首饰的顾客,一进珠宝店就会被琳琅满目的钻石口罩吸引。

  这些钻石口罩的定价,通常在15万卢比(约合人民币1.4万元)至40万卢比(约合人民币3.7万元)不等,最贵的一个口罩上镶嵌了236颗真钻,还有黄金、白金点缀。

  选购钻石口罩的顾客,往往会把试戴自拍照片发到社交网络,又让更多闺蜜接触到这款产品。

  “人们认为,这是一种投资。” 乔希表示,疫情结束后大可取下钻石,制成项链或手镯。

  自6月8日起,印度陆续解封,但乔希的珠宝店生意并不好,“顾客只有平常的10%,多为婚礼需求。”

  “我们做的不是面包牛奶生意,我们的商品是非必需品。”印度钻石首饰制造商KBS公司的员工桑贾伊沙阿说,钻石行业复苏将颇为缓慢。

  在疫情婚礼上佩戴的钻石口罩,正是试图将非必需品变成必需品,来拯救当地摇摇欲坠的钻石加工业。

  苏拉特,是印度最富裕的城市之一,2018年,当地家庭可支配收入就高达108万卢比(约合人民币10.1万元),在印度所有城市中位列第五。

  目前,印度包揽了全世界90%的钻石切割打磨业务,钻石加工业占到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7%和出口额的15%。而苏拉特一座城市,就制造了印度钻石加工业大约70%的产值。

  2007年,印度政府宣布对钻石原石进口实施零关税,这一年印度进口了将近20亿美元的钻石原石,却出口了110亿美元的钻石。

  巨大的贸易顺差,让印度对钻石加工业投入了更多的热情,当时仅苏拉特一地就有80万人从事钻石加工。

  印度宝石和珠宝出口促进委员会(GJEPC)前主席瓦森特梅塔说,“印度每克拉钻石的抛光切割费用为10美元,而中国为17美元,南非为40至60美元。”

  “印度还开创了切割小钻石的先河。”梅塔说,印度工人可以熟练切割各种形状和大小的钻石,甚至彩钻,“我们能满足世界各个市场的需求,其他国家无法提供种类如此丰富的菜单。”

  苏拉特一地就拥有5000多个钻石加工厂,从业者待遇优厚,年薪起点在30万卢比(约合人民币2.8万元),高水平的技术工人,年薪高达150万卢比(约合人民币14万元)以上。

  2014年,苏拉特一家钻石公司的老板,甚至为业绩达标的1216名员工发放了491辆汽车、525件珠宝首饰和207套公寓的首期金,福利总价值约800万美元,成为轰动印度的热点新闻。

  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,全世界钻石珠宝行业近年来都不太景气,可是重创印度钻石加工业的导火索,却是于2018年2月底爆出的印度史上最大贷款诈骗案,印度整个珠宝行业差点都“赔”进去。

  当时,钻石大亨尼拉夫莫迪遭到指控,在印度旁遮普国家银行,利用虚假担保贷款,涉案金额高达20亿美元。

  据《福布斯》统计,2017年,莫迪开创珠宝品牌Firestar Diamond后,身价高达17.3亿美元,在印度富人榜上位列第85位。

  此案还牵扯到莫迪的舅舅梅于尔乔柯西,他的吉檀迦利集团,是印度最大的珠宝钻石加工销售公司。

  此外,尼拉夫莫迪还涉嫌洗钱、诈骗等罪名,最终于2019年3月在英国被捕。

  受“莫迪欺诈案”影响,银行不愿再向珠宝商提供贷款,全行业信贷额下降了14%。

  受此影响,苏拉特所在的古吉拉特邦,多家钻石工厂相继关门,工人失业后,又爆出了大量钻石加工厂的黑料。

  比如,在75%的钻石切割抛光车间,工人每天工作10-12小时,甚至可达14小时,工人维克拉姆劳吉贝在抛光车间工作近10个小时后,回家用一根火柴点燃房子自杀身亡。

  “以前,一个工人一天打磨50颗钻石,每片给8卢比。有了机器,他一天打磨500颗钻石,但收入还是老样子。”苏拉特钻石工人工会的坎贾里亚说,而且很多工人没有养老金和补贴医疗等社会福利。

  到了2019年8月,整个古吉拉特邦有近60000名钻石工人失业,几乎每天都有失业工人自杀的新闻见诸报端。

  3月,在通讯软件Telegram上,1600多个钻石加工从业者设聊天组,每天互倒苦水,每时每刻都有人在组里说,“我失业了”。

  “我有25名员工,但现在只有12名。如果我连电费都付不起,我拿什么支付工资?” 小型钻石加工厂的老板巴拉特曼雅无奈地说,他们别无选择,只能裁员。

  另一个钻石厂老板戈塔姆卡纳尼说,由于运输中断,客户延迟付款,他连员工3月的薪水也发不出。

  疫情持续,需求疲软,好不容易等到印度复工,苏拉特只剩下大约30%的钻石切割和抛光厂重新运营。

  然而复工10几天内,苏拉特和孟买两地250个钻石商受损严重,前后遭受了5次违约和“暴雷”。

  其中,孟买巴拉特钻石交易所(BDB)里,一名钻石商人拖欠了在苏拉特、孟买和安特卫普债权人8000万卢比(约合人民币747万)的欠款。

  6月19日,苏拉特市的安加迪亚公司无故“消失”,一天关闭了6个地区的办公室,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将钻石原石包裹从孟买运到苏拉特,切割和抛光后再运回孟买,从中赚取物流费用。

  这也引发了钻石交易员和珠宝商的恐慌,该公司还拖着100多个客户的欠款尚未结清,约共计40亿卢比(约合人民币3.7亿元)。

  6月29日,苏拉特钻石中心的1万8千多名工人接受了新冠检测,超过600名工人及其家人测试显阳,迫使市政当局再次将其关闭。

  目前,苏拉克已成为印度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。7月的13天内,古吉拉特邦共确诊病例10165例,仅苏拉克就有3286例。

  由于业务的中断,苏拉特钻石行业已损失了100亿卢比(约合人民币9.3亿元)。据印度信用评级机构预测,2020年4月2日至2021年3月,印度钻石销售额将降至十年来的最低水平,为13-15亿美元,而去年同期是38亿美元。

  “平均每天有300辆车载着6000名工人离开苏拉特,还有约4000人乘其他交通工具离开。” 苏拉特钻石工人联盟主席贾苏克加耶拉说,他们有的回乡,有的去别的城市碰运气。

  加耶拉悲观的认为,这些工人已经失业了近四个月,那些离开苏拉特的工人,70%多半不会再回来了。


bt365体育手机版

 

版权所有 © bt365体育手机版